您当前的位置 : 晋江新闻网  >  情感频道  >  婚姻家庭

学了心理学之后,可以改变配偶吗?

www.ijjnews.com来源:心之助2016-10-17 18:44  我来说两句
  

  你尽可以脑补一切蜜月良辰美景,好运的话,这个蜜月红利会延续至婚后三年光景,这个阶段,你们彼此极端融合,诸如脾性啦,爱好啦,神情举止啦,你都会觉得都跟自己很合拍。

活着

  只要人类还选择在“关系”里活着,不可避免,你我就要披挂上阵,本色出演两性关系大戏,而且,我们还会披着婚姻的袈裟。

  无从考证,是不是佛说的,“最难的修行在亲密关系里”,这倒是大实话。

  难在哪儿?难在你需我要,难在你不需我不要,难在我们都想改变对方,那么,改变契机在哪里呢?

  请随我一同观看刻录入心的家庭剧,你我都是主角。

  1 你侬我侬

  元代诗人赵孟頫《我侬词》

  你侬我侬,忒煞情多,情多处,热如火。

  [心理画外音]

  你猜到啦!婚姻第一阶段:蜜月期。

  你尽可以脑补一切蜜月良辰美景,好运的话,这个蜜月红利会延续至婚后三年光景,这个阶段,你们彼此极端融合,诸如脾性啦,爱好啦,神情举止啦,你都会觉得都跟自己很合拍。

  当然,这时,你戴的是过滤镜,你只会看见跟你一样的那些,或者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,或者“爱屋及乌”。

好习惯

  2 我希望你养成好习惯,变得更好

  紫陌跟张民进入棉婚了,都说棉花轻软、纤细,但由此,婚姻交响曲的调门高起来了。

  “哐当”一声,张民出门了,紫陌知道,张民去遛街了,厨房洗碗池里,一定撑着一口锅,里面堆着晚餐后的碗筷,甚至锅里还盛着水,甚至还盖着锅盖。

  但是,没有洗。

  紫陌不舒服感觉冒出来,洗个碗那么难嘛?不想洗,也不用做这样的伪装啊!这是等我洗的意思喽!

  紫陌生了一阵闷气,起身去洗了锅碗瓢勺,顺带收拾了厨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,搞完这些时,张民哼着小曲回家了。

  张民:哎,老婆,今天外面很热闹啊,你整天窝在家,也不出门,简直不食人间烟火。

  紫陌:你不觉得你逛那些村街小巷,跑去大卖场看热闹,很无聊吗?什么习惯?

  张民:哎,你吃了呛药啊?这样讲话?

  紫陌:你每次吃完饭,就丢下碗筷,什么意思?什么习惯?你家就是那样是不是?

  张民:没让你洗,你放那儿!整天唠叨!无事生非!

无事生非

  [心理画外音]

  恭喜你们,你们进入婚姻第二阶段,叫权力斗争期。

  是不是陡然发觉,原先合拍里尽跑出来不和谐音符?

  妻子看来,吃完饭洗好碗,收拾好厨房,要完完整整做完,家里应该窗明几净,不要丢三落四,想着过一阵子再干,甚至还搞忘了,那是什么意思?分明是拖拉、懒惰,还有就是,家教不好。

  再说,吃过的碗筷丢那儿,是不是有气味?是不是易招惹蚊子,还有蟑螂?这样要求不对吗?这明明是我们本来就该遵循的生活习惯啊,妻子希望丈夫跟她步调一致,希望丈夫变的更好;

  丈夫呢?他觉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洗个碗,拖个地,多大事啊,迟一会洗也没啥关系,偶尔忘记了,也不是故意的。

  再说,我没洗,你洗一下也行啊,干嘛要搞的那么大脾气?其实,我上一天班回来,也蛮累的,怎么不理解我,怎么这么不通情达理?

  因为此时有改变的动力,双方会妥协。

  丈夫说:听起来,老婆讲的也有道理,我洗就是了,不过,我有时晚点回家,你也不要催来催去的,我喜欢到处走走看看,热闹。

  妻子也爽快:行了,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说明白就好了。

  这是典型的权力斗争期表现,这个时候是双方改变对方的动力强大时期,他们彼此让了一步,走入了改变第一级,彼此需要置换。

权力

  紫陌有整洁生活的权力,张民也有随意生活的权力,本来不存在相互侵犯的困扰,婚姻,或说关系,把两人拉到一个屋檐下。紫陌说,你这样不对,必须改正。就张民的个人权益来说,紫陌这个要求侵犯了张民的存在权力。

  张民要不要改?尽管紫陌习惯更符合文明生活的样板,此时的张民认识不到这点,紫陌也认识不到,潜意识里,张民为紫陌改变,意味着他丧失了以他的生活方式存在的权力。

  这样必然带来心理上的不爽,这个不爽需要找到一个出口,或说要做个补偿,那好,我顺你的意,收拾好家,那么,我要求多溜达一阵子,为了双方核心利益,维护这个家,我愿意跟你协调,我们在利益上做交换,拿彼此需要做置换,背后是权力让渡,也是个人牺牲。

  3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前夜

  雨兰心灰意冷了,陈威依然故我,他们的关系好像回到旧社会。

  雨兰和陈威的蜜月留在了相框里,在权力斗争期,他们彼此做了退让和牺牲,息事宁人的做法,迎来了寒流,不是关系的转机。

  疙瘩全部集中在工作,陈威不走运,自打国企倒闭分流后,他的工作就进入了滞留状态,他曾听从雨兰建议,却觉得别扭,雨兰也隐忍了他少挣钱不挣钱这事,更觉得自己憋屈,谁知道,一下子就这样过了七年,扳起指头算,刚好结婚十年。

  雨兰把一切心思花在孩子身上,她发誓要把女儿培养成才,成为一个优秀女孩,不能再嫁老公这样的窝囊废;陈威被单位买断工龄后,手上还有点闲钱,看看工作无望,凭着自己脑子灵活,一头扎进了股市,想闷声发大财。

  这个家庭静悄悄的,几乎没人说话,孩子在自己房间里刻苦用功,雨兰在一旁陪孩子,手里也抓着本书,起身帮女儿倒杯茶,切个苹果,然后,又继续无声坐在那儿。

  陈威整晚猫在电脑前,眼睛一直盯着屏幕,其实,他的白天也这么度过,休市的时候,他也在电脑前,整日沉浸在起起伏伏数字里。

窒息

  [心理画外音]

  婚姻冷漠期,几乎让人窒息。

  当双方都认为,我为你改变,我为你牺牲时,长期被妥协、退让压制的怨恨就会喷射出来,直接把两人关系推向反面。

  我算看透你了,原来你一直都是装的,说什么包容我,体谅我,看你脸色就知道了,满脸瞧不起人的样子,我挣钱少,难道我想吗?

  我一直努力,家里粗活脏活,我什么时候推脱了,件件都干的拿得出手,可是,没听过你说一句赞赏话,尽是打击,哎,怎么就跟我妈一样,从不会鼓励我。

  我也真想不明白,原来好端端的一个人,怎么就变成这副样子了,工作不顺,自己要主动出击才行,上进啊,努力啊,可是,看你那副无所谓的样子,照样吃得下睡得香。

  麻木呀,我都替你急了,赶紧去上培训班啊,该考证,该求职,该求人,正正经经干个事,我这么说,有什么不对吗,勤奋努力,上进约束,教育孩子也是这样啊,自甘堕落,没啥说了,费事。

  当大家都失去了改变对方动力时,婚姻会走向哪儿呢?

  4 出轨

  婚姻刺客不请自来,出轨,男人说,我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。

  Gary被Myme丈夫打出了家门,因为他睡在了Mark床上,午夜时分,Mark原本铁定晚点的飞机,提前起飞了。

  那个晚上,Gary妻子Nora正在独自品尝《往事只能回味》,“春风又吹红了花蕊,你已经也添了新岁,你就要变心,像时光难倒回,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”。

  他们一直携手并肩,现在把企业搞得小有成色,孩子学业有成,太平日子里跳进了蟑螂。

  Nora和Gary的婚姻跨过了16个年头后,被Gary的出轨,一拳头炸的灵魂出了窍。

粉碎

  [心理画外音]

  最要命的外遇来袭,这意味着最强大的改变动力再次降临了,我们称它为二级改变,外遇,其实是渔夫打开了那个装着魔鬼的瓶子,还把瓶子炸的粉碎。

  曾经被我们统统扫到地毯下的所有尘埃污垢,扑头盖脸扬出来,整的你灰头鼠脸,什么家丑不可外扬,你连死的心都有了,还在乎什么家丑!

  婚姻里的每一步都只能你自己一步步走过去,没有人能代替。

  Nora去找心理咨询师了,她实在撑不住了,身边的好姐妹只会假共情,关键时刻,Nora发现自己的支持系统如此不给力。

旁白

  咨询师旁白

  紫陌、雨兰,以及Nora,你可以当她们是一个女人的不同时段,也可以当成三个女人不同时段的片段,都一样,离婚是一条路,修复也是一条路,婚姻教父戈特曼说:二婚离婚率比初次离婚率高10%。

  她们走入咨询室后,才一步步看到,生活加给她们的枷锁早已套在了她们的脖子上,我们不得不把视线推向她们的原生家庭。

  本质上讲,她们自小受到的都属于正统的贤妻良母式的教育,她们外在行为表现出规范和秩序,她们内心映照出,她们难以接受混乱,难以接受失序。

  所以,家里要收拾的整整齐齐,工作要正正经经,你对我好,就要一心一意,一直好下去,不可以发生偏移。

  你这么随便,不铺床不冲凉,不行,要改;

  你这样散漫,工作不上心,就是懒,不行,要改;

  你拉掉我生日的鲜花了,还有礼物,做生意忙,这是借口,你没把我放心上,变心了?要改。

  这三个女人提出了看似很正当的需求,背后真正诉求什么呢?

  我不能接受我的要求不被执行,我不能接受我的需要不被重视,不能达成的话,那意味着我没做好,没做到完美,我过不去我心里那关。

  她们在原生家庭里,就是这样被教导:你需要做到最好。

  她们有一套内在逻辑:我不允许自己懈怠,不然,就会遭到父母强烈批评,甚至责骂,那些准则是一个人有教养的表现,我不能放松自己,我要把自己放在紧张状态里,不能让自己处于弱小,或者混乱状态。

  她们内在有个声音:我好,你不好,所以你需要改变。实际上,她们把自己无法接纳的情绪情感想法抛给了对方,投射就这样产生了。

细腻

  这三个男人呢,在他们的原生家庭里,多半有个不是那么细腻的母亲,他们接受的是比较粗糙的母爱,自己的大小情绪是没法从母亲那儿得到纾解的。

  还有一层是,他们原生家庭不是特别能够接受自己可以有更好的日子,这会带给他们罪恶感,他们的父母带点抑郁,这反而带来了一些好处,一家人得以喘口气,放松一些,不用把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  再说,自己想穿件好衣裳,吃点好东西的时候,向往更好的生活,父母那种抑郁的味道就跑出来了,只得按回那些胡思乱想。

  要是我们从创伤角度看,这些都是过往经历留在双方生活底片上的创伤,没有显影嘛,他们带着这些创伤进入了自己的小家庭,走到这一步,敢去揭这个谜底,才会让双方关系赢得一线生机。

  我们说,好的伴侣就是你的心理咨询师。现实中,你我未必有这样的好运,事实上,这个比例也超级低,正是彼此隐性的需求把两人拉到了一起。

  曾经长海难为水,有机会除却巫山不是云吗?,可以,需要两个人都能够看见自己身上的创伤,理解这些创伤,然后推己及人,看到对方创伤,共情,就是发生在这一刻的。

  追求完美的妻子,会放松自己,进而看到自己潜意思里的路径,我找个这样的丈夫,代表我也想追求他那种可以放松的感觉,渴望像他那样,可以自由自在放松地活着。

  生活轻松随意的丈夫,他也会翻转思维,我之所以找这样一个较劲的女人,是因为我也想要拥有那种感觉,很强大很有价值感。

  当两人发生如此电流感应时,埋藏的创伤才会得到释放,这时,才会转念,其实我一味要这样或那样,实则是偏执的表现,想到这层,那些来自本身的要求会显得不那么急于要满足。

  这时,两人内在的心理画像才往“夫妻相”方向靠拢,才会有默契感出来。

  完美主义的人从随意的人那儿学到了一些随意,随意的人从完美主义的人那儿学到了一些井井有条,更深意义看,这才是两个人个性和人格的互补和整合,才是我们说的心理成长。

改变

  这个改变是可喜的,称为二级改变,完全上了一个档次,这个改变是通过共情彼此习惯背后的创伤获得的也就是说,通过彼此矫正性的情感体验,双方感觉到被对方接纳和理解。

  原先固守身上的极端需要,内在组织发生崩裂,坚不可摧的结构发生质变,变得软化起来,由此,原先那种强烈想让对方改变的张力被拿掉了,或者变弱了,你会发现,这个过程发生在更深层面,而非一级改变那样,仅是权力的置换。

  我们看到,修复其实是个系统工程,你得有勇气和力量重建新系统,愿意接受一切废墟瓦砾,镶嵌在结构中,化有形为无形,愿意试试吗?

  第一步,愿意肯定对方存在的意义;

  第二步,觉察自己,问自己:我为什么有这个需要?我为什么无法接受他/她的这个部分?这和我自己有什么关系?所谓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,只有有了这种反求诸己的精神,你才有可能把这种改变进行到底。

  过去束缚各自的要求规矩不是罪魁祸首,擦拭掉蒙在表层的个人企盼,跳过去看,讨厌烦人的要求规矩也很好,要不要亦步亦趋守着要求规矩,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。

  我们彼此愿意为对方改变,这个改变,不是被我们各自背后的创伤驱动,而是来自自身成长驱动,我们此生被感召,让彼此变得更好。

  窗外依旧蓝天,放松自己,一起听听张宇《给你们》:他多爱你几分,你多还他几分,找幸福的可能从此不再是一个人,要处处时时想着念着的都是“我们”。

标签:配偶|心理学
责任编辑:陈子汉陈子汉
网友评论
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。
你至少需要输入 5 个字    昵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