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晋江新闻网  >  情感频道  >  婚姻家庭

不被父母看好的爱情,要不要趁早放弃?

www.ijjnews.com来源:新浪情感2016-10-12 15:07  我来说两句
  

每一个走入爱情的人,都信心满满,秉持“白头到老”的信念,可是开始的爱情是不是靠谱又有谁知道呢?不能指望两个当事人来辨别其爱情是否靠谱,最切身的旁观者应该是双方父母。

不被父母看好的爱情,要不要趁早放弃?

这样的爱情是否靠谱

1。

每一个走入爱情中的人,都信心满满,秉持“白头到老”的信念。我爱你,我要和你结婚——这是陷入爱情中的人们最直接的愿望。

在这世上,每天都有人在结婚。

同样,每天也都有人在离婚。

即使从自主恋爱走入的婚姻,也并不总是指向幸福。这说明人们一开始的爱情并不总是靠谱的。

不对的爱情,自然会走向不对的结局。当不对的结局来临时,就不再是王子和公主的浪漫童话,而是撕婚大战血雨腥风,是捶胸顿足悔不当初。婚姻内的彼此伤害以及离婚带来的痛苦,如钝刀割肉,让经历过的人们生不如死。

有个成语叫: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事实却是,俩人谈恋爱的时候并不知道会有今日的痛苦结局。

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辨别那个一开始的爱情是不是靠谱的呢?如果靠谱,甜蜜继续。如不靠谱,当机、立断,斩除日后纠结和痛苦的根源。

而人性所限,当人们陷入爱情时,永远处于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”的状态。

不能指望如胶似漆的两个当事人来辨别其爱情是否靠谱,最切身的旁观者毫无疑问应该是双方父母。

2。

我刚毕业的时候,同住一个宿舍的,有一个南方小城来的小宛姑娘,秀气,文静,爱上了一个文文弱弱的男孩小文。

小文说话细声细气,走起路来仿佛担心惊动了人,随时准备着踮起脚来溜走的样子。

听女儿说谈了男朋友,小宛父母不放心,特意从南方赶来。人生地不熟,手头没有可用的亲戚朋友资源,只好设法跟小文家的小区保安及邻居们套近乎。最后也见了小文父母。

结论是:女儿跟小文结婚不合适。这个当父亲的只坚持一点:男孩子的父亲有酗酒打人的恶习。

父母劝诫小宛:有其父必有其子,将来成了家,这个当儿子的极有可能象他父亲一样酗酒打你。你可就有的苦头吃了。长痛不如短痛,与其将来受苦,不如现在趁早断了联系。

小宛不相信,男朋友文文静静、瘦瘦弱弱的,怎么可能会酗酒?对她既温柔又体贴,又怎么可能会打她?简直是天方夜谭!

不管父母如何担心,她执意要和男孩子领证结婚。

父母爱女心切,在万般劝诫无效之后,也只好顺遂了女儿心意。

小宛刚开始结婚后的小日子还算平稳有爱。直到丈夫因为工作受挫,开始频频“借酒浇愁”;并因为“喝糊涂了”,开始对口出怨言的她动手。

她不死心,不相信那样文弱的丈夫,那样温言软语的丈夫,怎么可能在喝酒后完全变了个人?难道不能不喝酒吗?真戒不掉吗?喝了酒,非得动手打人吗?也许哪一天,从前那个温柔体贴的丈夫又回来了,生活又恢复正常。

她选择了一次次原谅。而他恶魔缠身似的一次次再犯。

小宛对父母说,也许有了孩子,从前的他就回来了。

后来,小宛果真生下了孩子。

后来小宛仍然离了婚。

原生家庭中,父母之间的相处方式,是另一种意义上的“传家宝”,会传承给下一代。

小宛的丈夫酗酒打人,就是无意识地接受了父亲的这种“传家宝”,导致婚姻和家庭不幸。

小宛的父亲虽然不是心理大师,但基于丰富的人生和社会阅历,耳闻目暏,足以识别得出女儿选择的这个丈夫是不是靠谱。

3。

玉荣姑娘小巧玲珑,长相清秀,虽然长在乡下,但从小到大没吃过苦,没受过累。

只是这一年没考上大学,一气之下告别宠爱她的爹娘,来到南方繁华之地打工。

年底放假回家了,带回来一个恋人。是她的老板,一个小企业主。比她爹小不了几岁。带回家见爹娘,要结婚。

爹娘当然不同意。

换了哪家父母,能同意?(就象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。说什么“给我的老灵魂,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”,明明就是一个摄魂怪好么。用你那老灵魂,污了人家的小青春。)

玉荣姑娘又哭又闹。说人家待她多么好多么好:给她安排最轻松的工作,拿高于别人的工资,平时开车带她游玩,吃香的喝辣的。

她有个头疼脑热,他立马身前身后忙活。

在那繁华又冷漠的大城市里,遇到这样一个对她知冷知热、暖心暖肺的男人,她觉得是天上掉馅饼了。她就是再等一万年,也等不来待她这么好的男人。

玉荣爹娘没多少文化,对着闺女再着急,来来回回也只是那几句话:你现在还小,还不懂……他比你大了那么多,等你长大了,他就是老头子了……爹娘不害你,真不合适……你以后会后悔的……

劝到后来,实在没辙,只得同意了她的婚事。打小的娇生闺女,哭泪巴哈的,为人父母实在心软。

玉荣结婚后生了俩孩子,儿女双全,衣食无忧。自己也很上进,通过自学考试拿到大专文凭,在自家公司做会计。

按说丈夫和婚前没多大改变,工作勤勉,诚恳踏实。

可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她发现俩人越来越不合拍,不管外在还是内在,总是给她“牛头不对马嘴”“前言不搭后语”的烦心。

她越来越不愿意和他一起外出,老怕外人误认为她是小三;也不愿意一家四口同时外出,怕外人逗孩子时指称他为爷爷;不愿意和他聊天,因为每次说不上几句他就变得心不在蔫无声无息。

她也不乐意打扮自己了,怕自己的光鲜,越发映照出他的老态。

玉荣常年累月无法排解苦闷,最终染上了忧郁症,几次自杀未遂。她的人生从此变成了失去了颜色。

“不听父母言,吃亏在眼前”,不要以为这是过时的老话,老话往往是智慧的总结,可以帮助自己少走弯路少吃苦头。

不被父母看好的爱情,要不要趁早放弃?

4。

当然,对方长得差一点,个子矮一点,家庭穷一点……类似这些不关品质的不足,是可以接受的。

如果父母以此为理由阻挠你的爱情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

当然不能差太多。

生而为人,应该还是有一点要求的。样貌太差,差得让人看了没食欲,不利于消化。

太穷呢,又穷得吃不上象样的饭,甚至不敢走进电影院,担心那一张票提前消耗了两天的生活费。

这样的“差”,让你们永远挤不出谈情说爱、风花雪月的情绪,结婚后,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现实生活,更会加重“捉襟见肘”、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的感受。

也许谈情说爱可以任性而为,一旦涉及到婚姻,就须顾虑门当户对。

门当户对这个词,也是我们古代老祖宗们的智慧结晶。

门当和户对,原本是大门建筑的一部分。门当指位于大门两边的石墩或石鼓,户对指位于门楣上方或两侧的木雕或砖雕。

门当和户对代表宅院主人的身份、地位和家境,其数目越多,表示主人家的身份越尊贵、家境越优裕。

古时侯的媒人在说媒前,都要先看一下这家人的“门当”和“户对”。他要去说媒,须找有相同数量的人家去说,才容易成功。不然就是“门不当,户不对”了。

比如城市出身的富家孔雀女,嫁给了一个农村出身的贫寒凤凰男,就得做好嫁给他的生活习惯、家庭文化及一大家族的准备。

不被父母看好的爱情,要不要趁早放弃?

处于爱情中的人“当局者迷”

5。

上大学时,邻居学院有个男老乡,生活清贫,顿顿馒头就咸菜。

和一个孔雀女恋爱两年。毕业后结婚了,孩子也有了,可是婚姻不如恋爱时幸福了。

女方只去过一次乡下的婆家,且去了一次之后,就一直拒绝再去——“太脏了,不是嫌贫爱福,是真心受不了。”

婆家七大姑八大姨经常不打招呼就跑来,无知无觉地入侵他们的小生活。女方抗议时,男老乡无奈地解释,家里穷,他一直以来上学的费用都是亲戚们各家各户资助的,实在不好开口拒绝。

不仅如此,哪家要盖房,哪家要成亲,哪家生病住院,男老乡都要出钱。

还有许多其他令她发狂的“小细节”,比如男老乡从来不做家务,自小的家庭熏陶告诉他——男人不应该干家务,这是天经地义,洗洗刷刷是女人的事儿。

她再苦再累,即使病了,也得从床上爬起来一个人扛着。他从来不打扫卫生,不觉得需要打扫。

不仅不打扫家庭卫生,也不打扫个人卫生——不洗脚,袜子乱丢,吃饭抖腿,做爱前不刷牙不洗澡……

多少年前去过一次他们家,那时惊觉,她脸上的线条生硬得可怕,再也不复从前那个甜美的姑娘了。她苦笑着拉着我说:

你这个老乡,还有他那个家,我真心受够了。我真后悔当年没听我妈的话,我妈当时劝我找个条件相当的,劝我考虑他那一大家人,我当时还理直气壮地反驳说,我嫁的是他,又不是他家人……

一直忍,忍到孩子考上大学,还是离了婚。她发来信息说:这个婚姻实在不适合我,我希望以后还能找到适合我的婚姻。

什么叫适合的婚姻?其实她想表达的是门当户对。

经过二十年的失败婚姻,她彻底领悟了当年她妈妈对选择婚姻作出的那些告诫。假若她当时听取了妈妈的话,是不是就会少受二十年的折磨?

门当户对不是嫌贫爱富,它背后隐藏着一个人的出生环境、成长背景、家庭文化、价值观、人生观等。不门当,不户对,不般配,不长久。

6。

新中国以前,男女婚姻历来是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。

早在《诗经·国风》里就出现了“取妻如之何?必告父母。”“取妻如之何?匪媒不得。”这样的字句。

父母的人生阅历、体悟和智慧,比任何书本上的爱情理论都要实用得多。

我们当然不是重回包办婚姻的陈规陋俗,而是认真对待父母的意见,不要一门心思、逆反性地全盘拒绝父母。

不妨以父母的视角,让热恋中的自己,暂时站在高处和远处,以一种冷静的姿势,端详这一份爱情,到底适不适合自己。

天下父母爱子女,能在儿女陷入爱情而只剩下感性理解之外,及时补充对于爱情的理性思考。

换言之,父母可以帮助你把脉爱情是否靠谱,掐断不良婚姻的苗头。

不被父母看好的爱情,还是应该趁早放弃。(图片来源于全景网)

标签:不被 看好 的爱 要不要 放弃
责任编辑:吴择吴择
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。
你至少需要输入 5 个字    昵称: